如叶

↓置顶很可爱请你看看他| ू•ૅω•́)ᵎᵎᵎ

中秋快乐(图文无关吧?)
照片里是我!是奔向优优的落跑新娘!
(实际是是在转圈圈)

一个老梗送给我滴优! @忧刺 左优右我!

【BSD/Divine gate】我们的理想征途

*非拉郎,非CP向
*森鸥外【文豪野犬】&亚瑟【神圣之门Divine gate】
*全靠印象写下的,大概几乎都是我的主观脑补
*意识流,无情节
*深夜爽文,全篇私货,他们是我心里追求着理想的耀眼姿态
*歌词来自神圣之门op《One me Two hearts》

[“呐,把你的心借给我吧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会为你敞开心扉”]

“所谓理想,是执着欲摘撷之物,亦是拒绝之高墙。”森鸥外的脸半光半影,翘起的嘴角在光芒里撑起一小片阴影,在纯粹的黑里剪出一小块光芒,“在竖起理想的那一刻,便知晓自己应该向何处奔跑。”

巨大的鱼缸占去了大半层楼,在灯光的照耀下蓝的剔透,余下的空间只摆了一张沙发。亚瑟看着鱼缸,几尾鱼游曳出的波光落在他的脸上,像裂痕或者钻石闪耀的切面:“那是血液被点燃的一刻,心脏跳动成为不息的战鼓鼓点。我知道我一定要实现它,这是我的责任,我存在的所有意义。”

[没有正确答案的问题序列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招致世界天旋地转]

“正义?道德?”森鸥外的眼睛因为笑容弯起,岁月没有洗去他的英俊,反而为这个笑容蒙上混淆视听的亲切,“我并非无视,可以说我比大部分人都了解,甚至是每个人心怀的正义之间的微妙区别。我只是不带入个人感情的去考虑它们。放入全局,它们能为我带来什么呢,要怎么做才能将利益最大化呢?”

“我是王,王的义务就是带领人民走向幸福。”亚瑟的双目灼灼,眼里的光几乎要实质化成剑锋,“暴君?明君?只要我的人民能幸福,我无所谓被怎么称呼。这就是我的正义,我的指针。”

[此处所推崇的真理
          或许是彼方的谬论
不存在分界线
          表里皆如是]

“虽然我身份的转换稍微有点跳脱,但我可没有强迫我的部下追随我哦。他们明白我的立场,愿意听从我的指挥,信任我的判断。这里可是一点欺骗都不含的哟。我认可他们的努力,不曾单方灌输我的观念。”说到这里,森鸥外顿了一下,大声补充,“但是小女孩很可爱这一点!缝上我的嘴我也不会退步的!这是超越一切的真理!想洗脑进每一人的脑子里!”

亚瑟端详那个精致的王冠,红色天鹅绒和金色交相辉映,镶嵌其上的宝石没有一颗比得上他的眼睛:“我把我的理想和风险向伙伴和盘托出——不论是我的骑士们还是孩子们。那是我唯一一次交出权柄,那一刻我向他们辞去王的身份,作为单纯的我,世界里还只有冰天雪地,和拍掉我头上的雪的那个人时的我,讲述一件事并用陈述句结尾。想法也好决定也好,都是他们的自由。”他露出柔软的笑容,像个见到惊喜的普通人,“看到他们选择重新为我加冕并追随我到最后,我很开心。仅次于理想实现的幸福。”

[“把你的声音借给我吧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会替你真心歌唱”
没办法一笑置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直言多管闲事的我
就存在于此]

“等价交换真是残酷又方便的准则。我想你应该知道,在战争中人命是怎样被物化和量化的。每一个人都不再是人,是战争机器上的某个齿轮,一旦被磨损就必须被换下。”森鸥外转了转笔,“普通的齿轮的替换即使是普通人也不会有什么感觉,而关键的齿轮通常是得力的部下。他们也会有磨损的那一刻。当然我会尽力避免这种情况发生,但我不会因为会有这么一天而停下脚步。”

“他们决定的时候,他们的理想与我的一致。我的理想就这样慢慢增大,分散出去。然后当他们……离开,那些理想又会回到我的身上,带着他们的期望和忠诚。”亚瑟掰下王冠顶端的十字架,“这不是停止的理由。我不会停止冲锋,他们的灵魂依托在这上面,只要我还在战斗他们永远都和我并肩作战。”

[“不管是如诗如画的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是前方泪流满面的我
我都想谱上旋律唱成歌”]

“我说过吧?理想是选择,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意义,同样也是拒绝的过程。又想要这个又想要那个,成年的世界哪有这么好的事。一旦选择,就相当于拒绝了其他所有可能,包括反悔的权利。”森鸥外歪过放在手背上的头,光影变化,让他的笑容有一种混杂了很多情感的氛围,“如果非要把那些我都当做变量的个人情感当做我理想的【代价】的话,也可以说我拒绝了它们。如果凭借我自己的能力,离开战场找个轻松愉快的活计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。我拒绝了这些可能,只选择了我的理想,就算最后只剩我一个人。”

“也许理想实现之后,我会对我曾经拒绝的人和事感到悲伤,但现在我看不见它们。”亚瑟对着水光打量十字架中心那颗宝石的变化,“我的眼中只有这一条路,我选择自己只有这一条路,无论是刚刚开始追求理想,还是如今的最后一搏,我也只剩冲到底这一个选项,无论尽头是希望还是绝望,我都要走到,即使连我自己都要牺牲。”

理想是从我身体里诞生的,更高一等的存在,我选择用我的一生为其书写长诗。

*选择和拒绝的理论脱胎于电影《爆裂鼓手》的一篇影评,现在也是我自己人生哲学的一部分
*最后一句灵感来自与中岛敦《光与风与梦》
*我不会评判你的理念,Hope you can return the favour

反悔了。

这么说着,却留着几篇舍不得删,我真是个烂人。

今日滴幸福源泉
@忧刺 (´∀`)♡的神级默契

I'm f**king hate myself

@703 开啦!
(有求必应的叶叶)

【太敦xPOI】Hyacinthus orientalis L.(4)

第四章 第四片花瓣

*久远老坑
*还是太敦,打脸了打脸了
*OOC预警

第三章

“到啦,安全屋!”太宰治大力拍拍约翰的背。

虚弱的植物学家被拍的一个踉跄,跌跌撞撞的扶着桌子深呼吸,强忍着呕吐欲望说:“不是说,去酒店拿资料吗?”

“嗯——?”太宰治拉开椅子坐在他对面,单手撑着头看着脸色苍白的号码:“是这样,但欲速则不达嘛,让我们先理一理现状吧?”

约翰把头埋进手臂里缓了一会,然后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展开,递给太宰治:“几天前,我收到了这个。”

“犯罪预告?”太宰治饶有兴致的读完,“现在还流行这个?”

“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我的研究成果……”约翰崩溃的捂住脸,“明明只是一种普通的新药而已。”

中岛敦排查完周边情况回来,看见蜷成一团的男人,走过去轻轻拍拍他的肩权当安慰。

也许是肩上轻微的压感给了约翰一点安定,他深吸一口气好歹说下去了:“我当时以为是恶作剧,为了阻碍我的研究,但是之后送到酒店里的食物里面发现了毒针……”

“一看就知道是?”太宰治拿来电脑,一边输入什么一边问着。

“……我们,我和我的助手,拿随身带的仪器检验了一下。”约翰吞吞吐吐,“我们当时很饿,想着如果只是普通针的话挑出来就能吃……”

太宰·挥霍成性·治被这种勤俭节约震惊了,他觉得中岛敦也被惊到了,后者走向厨房的步伐变得迷之同手同脚。

约翰大概也觉得当时他们的举动有点突破常理,尴尬的挠挠头:“……真的很饿。”

“O……kay”太宰治选择无视这个话题,低头阅读刚刚检索的信息,“我想你的药可不是什么‘普通的’新药,天才先生。”

当然追着你的也不是什么不同黑帮。回来的中岛敦在心里默默补充。但你还是不要知道太多了。

中岛敦端着两杯热饮走回客厅,一杯放在约翰面前,一杯递给太宰治。

太宰治端起来,尝过里面的液体时发生微不可觉的停顿,快速扫了一眼背对着他守在窗边的中岛敦一眼,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说:“既然是精神药物,本身就带有一定成瘾性,而且从分子式来看,”太宰治按下回车,分子式的3D模型运动起来,改成了另一个模样,“如果这样的话,药性就会取消,成瘾性则会成倍增长。”

约翰的表情一片空白:“也就是说……那些是毒贩?”

“虽然他们还有其他业务,但大体上差不多,”太宰治合上电脑,“我们需要立刻拿到你的研究结果。”

中岛敦从酒店后门偷偷潜入大厅。

太宰治抱着平板戳了几下,黑入酒店的监控系统,调出电梯口和楼梯间的监控:“两边都有人守着,敦君,你想走哪边?”

中岛敦向电梯冲去。

“我想也是,既然都有人守着,就选快一点的吧。”太宰治耸耸肩,把他路线上的摄像头设置为十秒循环

电梯慢慢上升,中岛敦绷紧身体,盯住跳动的数字。

还有三层。

两层。

离目标楼层还有一层时,中岛敦毫无预兆的抬起枪口,朝着电梯井连开三枪。

叮。

到达。电梯门缓缓打开,守在电梯口的三人都捂着膝盖在地上呻吟。

“好厉害。”约翰看着屏幕赞叹。

太宰治挑眉:“那是,他可是我精心挑选的。”

屏幕上展示中岛敦的视角。特工踩在地毯上悄无声息,烟雾一般滑过几条过道,打开约翰的酒店房门。

屏幕前的约翰沉默了,看着那娴熟的手法隐隐觉得好像哪里不对。

求生欲让他保持沉默。

“你的资料在哪?”太宰治问。

“嗯?啊,在保险柜里,密码是……”

密码还没来得及说出口,中岛敦那边就传来巨响,画面倾斜摇晃起来。

“敦君!”

“洛夫克拉夫特?”

中岛敦在失去意识前,艰难的回头,身后站着一名消瘦高大的男人,反抓的台灯灯座上鲜血滴答。

是他的血。

“你认识他?”太宰治盯着在画面边缘出现的阴沉男人。

“是的……”约翰看上去困惑又无措,“他是我的助手,但我不知道……”

“敦君?敦君你还好吗?”太宰治懒得听他解释,呼唤屏幕另一边的新搭档。

中岛敦先是动动手指,表示他没事,然后花了好几秒才挣脱漆黑的视野,能爬起来后连忙冲向保险柜。

已经被打开了,空空如也。

他烦躁的甩甩头,去浴室拿了一块毛巾,裹着一块冰敷在头上的伤口上,靠着吧台喘气。

太宰治也往回靠上椅背,抬眼看向面色苍白的研究者,露出意义不明的笑容:“我想我们有更多的问题了。”

第五章

挂一个铁石心肠的女人! @忧刺

【太敦xPOI】Hyacinthus orientalis L.(2)

第二章 第二片花瓣

基本设定请走预告→ 预告
*打脸了!瓶颈还在但是写起了太敦!
*补档
*OOC预警

第一章

穿过中心公园,经过桥洞,一栋希腊式大型建筑进入视线。

太宰治毫不在意的走向这个围满手脚架的古老建筑,撩开封锁线招呼站在三步远一动不动的中岛敦:“这个图书馆是我的资产,不算非法入侵啦。”

您有钱买图书馆不如给自己买一个像样的房子。

“不不,我不住在这。”读懂了中岛敦眼神的太宰治迅速澄清,“这只是我们的接头点。”

上到二楼,太宰治拉开铁门,露出整齐的书架间有一块空地,放着一块透明书写板,一台有电脑,和用大量红色细线连接的,仿佛被血雾笼罩的三块贴满照片的木板。

中岛敦轻轻把手搭在那些线上,探头打量那些照片和旁边的文件。从太宰治的角度看去,白发的青年像被红线缠绕,又像他就是第一位命运女神,向四面八方纺织着命运的细线。

太宰治眨眨眼,甩掉这种奇怪的既视感,从电脑桌抽屉里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,吸引中岛敦注意力一般的随手扔在桌上。

听见撞击声的中岛敦回头,走过来拿起信封,抽出里面的文件查看。

看见他离开红云中心,太宰治不怎么觉得心里轻松了一点,撑住桌子凑过去说:“喏,各种各样的身份,和你以前没什么区别。”

嘴上这么说着,太宰治在心里想,你倒是和之前我找的搭档有很大区别。他看着那孩子一张张ID和驾照看过去,每一份看的都很仔细,透着一股珍惜。

我找到一个珍视生命的人。他想,转动眼珠看着那些号码,照片和连接的红线,那些是他失去的号码,没能改变的命运。也许这次能顺利。

“那么,合作愉快啦,敦君。”他笑着说。

中岛敦收好那些证明,点点头,伸出手和他握了握。

太宰治顺势一拽——当然没有成功,纤细的特工纹丝不动,高一点的男人吐吐舌头,向白发青年展示透明白板上的最新号码。

约翰·斯坦贝克,药理学家,21岁,生于加利福尼亚州,毕业于斯坦福大学。

“我们该从哪开始呢?”太宰治兴致勃勃的问。

没有“我们”。中岛敦戴上手套。文职人员请待在安全屋不要走动。

第一, 入侵。

中岛敦根据太宰治给他的酒店地址,一路摸进目标的房间。

第二,检查近日信息。

“把我给你的USB连上他的电脑,我就能开始数据传输了。”太宰治透过中岛敦佩戴在身上的微型摄像头指挥。

中岛敦在等待的时间里翻找套房,试图寻找斯坦贝克是预谋犯罪或被威胁的证据,但就在他准备拐弯进入另一个房间的时候,突然停顿,握住旁边的装饰,用力向反方向投掷,紧接着快速转入房间,往来不及反应的另一人的膝弯狠踹一脚,然后用力击打那人的下巴。

“其他入侵者?看来我们的科学家是受害者呢。”太宰治那边的咔哒声也停下了,“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不擅长使用电子产品,电脑里基本都是助手的信息,关于他自己的很少。”

中岛敦蹲下来搜寻能证明那人身份的东西,眼角看见他的手腕似乎有什么文身,撸上袖子发现似乎是什么由薄纱,蛇眼和波浪长发组合成的图案。

“犯罪集团[莎乐美]。”太宰治的声音从中岛敦的耳机里传来,“看来斯坦贝克先生真的惹上了很大的麻烦啊。”

太宰治向后靠在椅子上,拿起帽子扣在头上,一边往外走一边说:“收工吧,敦君,然后按我发给你的要求过来和我汇合,地址定下来后我会通知你的。”

“我们需要和这位新星近距离接触一下。”

第三章(稍后会大修)